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游在岚皋>精彩游记 >> 正文内容

夜宿横溪 作者:曹英元

文章来源:作者:曹英元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1日 点击数: 次 字体:

曾居大山凹里的老家近三十年,自信对乡村并不陌生,可夜宿横溪,我竟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次我们一行有二十余人,队伍壮观但目的很简单:一为享清凉,二是吃烤羊。

去时已近傍晚,车在古镇的对岸驻足。清清的横溪水从我们和古镇的脚下玉带儿似的缓缓流淌,其轻歌浅唱的艺术吟咏让我这个不晓韵律者都有些醉了。水上横亘着一座桥,桥栏上倚着三三两两或指指点点或凝神静立的游客,在看着水、看着山、看着远远近近的旖旎风景,桥头的古镇门楼下也簇拥着一群外地游客,正摆着各种“POSS”合影留念,“茄子”“黄瓜”的声音传出老远。古镇内一溜两排的古香古色房屋被夕阳的余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竟如电视里的天宫一般气派、庄严和祥瑞。客栈、酒肆、茶楼的招牌好似一面面旗帜,迎风猎猎、恣意张扬,分外引人注目。招牌下面是熙来攘往的人流:相依相偎的情侣,倚在街旁津津有味品尝小吃的“吃货”,立定专注拍照或边走边用手机拍照、自拍的摄影爱好者,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幸福、陶醉和开心等各种神情溢于言表。让人不禁生发感慨:巴山深处的横溪何时这般热闹过?

在古镇斜对面的兴坪文化活动广场旁一农家宾馆定了烤羊肉,本来是计划在此住宿的,哪知这里和古镇一样家家爆满,不仅游客很多,而且还有县城毕业经年的两个班同学在此聚会。只好驱车继续前行,走到大河新村,见随意的一块农家宾馆招牌悬于一幢三层楼房外墙之上,看上去很是普通。在店老板相迎的如花笑脸下,犹豫着走了进去,里面却别有天地:中间是天井,两边是楼梯,前后都是房间,一层楼大约有10来间吧。每个房间都有独立的卫生间,窗明几净,四壁雪白,和席梦思床上雪白的床单被套倒是一色天成、相得益彰。女儿顽皮,见床柔软,就迅速地脱掉鞋袜,于其上跳了起来,没想到她跳一下床反弹一下,再跳再反弹,甚觉好玩,便一个人跳得不亦乐乎,只到我们叫她下河戏水方才极不情愿的停下。

下楼店老板迎上来问我们晚饭和第二天早饭如何安排,答曰晚饭已在别处定了烤羊肉,早饭就在这里吃。老板也未见不悦,又细问我们想吃什么,大家七嘴八舌、众口难调,仅主食就点了三四种,老板一一应承,说保证按照各自喜欢的口味做出来。我们又问了住宿和饭菜的价钱,都很便宜,一点也不像外面旅游景区昂贵的宰客价。看来横溪人不仅热情,而且实在,一点也不横。但传说,横溪早前叫黄溪,人不讲道理,爱扯皮打官司,有岚皋第二衙门之称,亦有顺口溜为证:“穷滔河,富岚河,好打官司黄溪河。”后来因来了位打仗的杨大人(杨遇春),说此地不可无木,黄溪便成了横溪。横溪虽有个“横”字,但木是直的,人总不能连树木都不如,自此这里的人就直撇了、谦和了、礼让了。

走到水边才识横溪真面目,宽约十几米,长约三四十米的一片水域,竟形成了一个天然浴场。以前总认为一条名溪的流水不起眼,因而从未这样零距离的欣赏过它。哪知人家是谦逊、是虚怀若谷、是不想为声名所累,其支流千层河、神仙河、秀水河都已经有河的模样了,更何况其为三河汇聚!额头上不知不觉便有冷汗渗出。幸好沐浴在清凉的横溪水中,一个猛子,不仅刚出的冷汗被涤荡一尽,就连之前一路风尘黏在身上的臭汗也都没了踪影。女儿见我们在水中畅快,非要让我背在背上游,哪知我学艺不精,一不小心重心失衡就喝了口水。所幸横溪水自山间草木而来,没有工业污染,入口甜丝丝的,不仅不难受,还有种说不出的舒坦。

水很平缓、亦很清澈,水底多细沙,偶有鹅卵石点缀其间,于水面上一眼就能瞥见上面的纹理。水不是很深,最深处刚及胸脯,因而于成年人来说,基本上没有危险。不会游的,多是坐于或立于水中休息,让水底的细沙和鹅卵石按摩着脚心和肌体;技高者,则平伸着双手,轻轻地晃动着双脚,悠然自得地仰躺在水中观蓝天白云;而我等游技一般的,多是甩开膀子劈波斩浪。划累了,躺着无聊了,抑或休息时长间长了,便和孩子们一起在浅处打水仗,或立掌为刀,或双手翻飞,你浇我一头,我定会还你一身,这不是睚眦必报,而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一时间,满河都是身影、满河都是浪花、满河都是笑声。

欢愉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眼看暮色四合了,大家虽是恋恋不舍,却不得不上岸向兴坪文化活动广场进发。毕竟,烤羊肉的滋味也很诱人。一行大多坐车,我和另外两个同伴却选择了步行。空气湿度很大,如洗过一般,新鲜如刚挤出的牛乳。走在宽敞平整的水泥路上,入眼的多是密密层层的森林和庄稼。林中多老树,虽站的很端正,却喜欢低着头谦逊地向客人敬礼;庄稼多是苞谷,个个挂着美髯、荷枪实弹,像是雄纠纷、气昂昂、列队出征的士兵,才知道苞谷亦是真男儿、伟丈夫。忽然忆起岚皋早前一个县委书记写于横溪的一首诗:横溪九沟十三坝,一望无涯是庄稼。是林是粮难分晓,只见庄稼没人家。而今,林粮依然丰茂如初,在暮色中依然难以分晓,只是人家大多从庄稼地里移到了公路边,且多是两三层的小洋楼,气派美观、清新雅致,彰显出旅游新村文明、和谐、富裕的一派新气象来。

一路看着风景,一路说着趣话,四五公里的路程似乎须臾之间就到了。老远就传来阵阵悠扬的歌声,原来兴坪文化活动广场上已经聚合了许多人,有统一着迷彩装、前来聚会的同学,亦有身着各色服饰、操着各种口音的游客,还有我们一行驱车早到的同伴。有的载歌,有的载舞,有的大碗喝着酒,有的大口吃着烤羊肉,皆忘我的释放着激情与欢乐。歌声、说笑声、划拳声,声声入耳、直上云霄,简直比旧时农村过喜会还要热闹。可惜这是露天广场,不然余音定会绕梁三日的。

见此情景,一起步行的两位同伴也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了,而我却呆立于广场边上,尽管烤羊肉的阵阵浓香在真实地努力地刺激着我的味觉,我却总有点梦幻的感觉,心中也不由人不由然地再次发出感慨:咱巴山深处的乡村何时这般热闹过?